国际空间站为招待第二位太航空乘务客做准备,太航空乘务客奥尔森炼狱全暴露

发布时间:2019-08-21  栏目:旅游  评论:0 Comments

  美国亿万富翁奥尔森的7天太空之旅圆满地画上了一个句号:北京时间11日上午,他在自己生日这天乘坐的飞船返回舱安全地降落地哈萨克斯坦大草原上。奥尔森因此成为登上国际空间站的第三位民间游客。为了这次太空之旅,奥尔森经历了长达2年的“折磨”,但从返回舱安全着陆后奥尔森悠闲地吃起梨子的表情看,所以这些“苦难”都是值得的。

[新华网2005年10月01日
23:45:52报道]世界第三位太空游客奥尔森已经乘坐“联盟”飞船升空并将在两天后抵达国际空间站,为迎接奥尔森和俄美两名宇航员的到来,空间站上的两名宇航员1日加紧进行准备工作。
目前在国际空间站上工作的是俄罗斯宇航员克里卡廖夫和美国宇航员菲力普斯。俄地面飞行控制中心发言人伦金介绍说,在客人抵达之前,两名宇航员需要用专门的纸巾将空间站内部的控制板和一些实验设备擦干净,并为接替他们的两名宇航员腾出工作的地方,特别是为到空间站观光旅游的奥尔森腾出适当空间,以保证这位具有材料学博士学位的游客从事近10项科学试验。
除了为迎接客人做准备,两名宇航员还在加紧训练准备返回地面。最近他们一直穿着特制的气压真空服进行训练,使肌肉保持一定紧张度,以让因长时间处于失重环境下而自然伸直的脊柱重新恢复到弯曲状态。这样宇航员才能坐进为他们量身定做的特制航天坐椅,安全返回地面。
此前,两名宇航员已经将一些私人物品、实验设备及试验数据材料等打包,并将其放入目前对接在空间站上的“联盟TMA-6”载人飞船。按照计划,克里卡廖夫和菲力普斯将于10月11日与太空游客奥尔森一起乘坐“联盟TMA-6”载人飞船返回地面。==============================科普[关注“太空游”]:太空旅游4条路
[新华网北京10月1日报道]随着世界第三位太空游客、美国人奥尔森1日成功启程,太空旅游再度成为热门话题。其实,像奥尔森这样赴国际空间站游览不过只是太空旅游的一种方式。从广义上来说,常被提及的太空旅游至少有4种途径:飞机的抛物线飞行、接近太空的高空飞行、亚轨道飞行和轨道飞行。
抛物线飞行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太空旅游,它只能让游客体验约半分钟的太空失重感觉,宇航员在训练时为了体验失重通常也是采用这种方法。游客如果乘坐俄罗斯宇航员训练用的“伊尔-76”等飞机作抛物线飞行,费用约为5000美元。
接近太空的高空飞行也非货真价实的太空旅游,但它能让游客体验身处极高空才有的感觉。当游客飞到距地面18公里的高空时,便可看到脚下地球的地形曲线和头顶黑暗的天空,体会到一种无边无际的空旷感。目前计划用来实施这种旅游的飞机有俄罗斯的“米格-25”和“米格-31”高性能战斗机。这些飞机能飞到24公里以上的高度,乘坐它们旅游的每张票价约为1万美元。
亚轨道飞行能产生几分钟的失重,美国私营载人飞船“宇宙飞船一号”和俄罗斯计划研制的“C-XXI”旅游飞船就是从事这种飞行的典型,它们在火箭发动机熄火和再入大气层期间能产生几分钟的失重。这种飞行的价格约为每人每次10万美元。
轨道飞行是真正意义上的太空旅游。实现轨道旅游的工具目前主要是国际空间站,可供游客到达空间站的“客车”主要是俄罗斯“联盟”飞船和美国航天飞机。美“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失事后,太空旅游机构大多将目光转向了“联盟”系列飞船。
未来还有啥新项目能丰富“太空游”呢?设想一下悬浮在距地400公里高空的度假酒店吧。有报道说,俄航天部门有一项由官方和企业共同设计微型“太空旅馆”的计划。也有美国工程师提出,可用轻型充气材料建一个长期绕地飞行的舱体,其“房费”将比空间站之旅略微便宜。
乘“电梯”上太空将来也许不再只是幻想。部分美俄专家正探索用纳米材料制造“太空电梯”。“电梯”吊索的一端固定在陆地或海面的平台上,另一端紧抓住距地约3.6万公里、与地球同步飞行的航天器。这种研究的最终目标是让人和货物在太阳能驱动的“电梯”中升降上万公里,而每公斤负载的运送成本据估计仅需10美元。

  一门心思游太空

  从百万富翁到太空旅客的过渡并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奥尔森在期间起起落落,可谓受尽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在此之前,奥尔森的人生就是由波折构成的,但最大的波折当数他决定出资2000万美元乘坐俄罗斯的“联盟”号飞船前往国际空间站,实现自己的太空游梦想。

  可是,刚刚训练了几周时间,俄罗斯医生便给他亮了红灯:因为他的体格检查结果无法令他们满意。这个60
岁的发明家兼商人回忆说:“这是个极大的打击。”他几乎用了一年的时间才说服医生同意他重新参加训练。

  奥尔森为何非要花这么大一笔钱买这么大的罪受呢?
当一位俄罗斯记者向他提出这个问题时,奥尔森只用俄语简单地作了回答“我喜欢太空。”记者又追问:你为什么喜欢探索宇宙?奥尔森只是向和他一起训练的职业伙伴、美国宇航员比尔·麦克阿瑟和俄罗斯宇航员瓦莱利·托卡列夫卡点了头说:“我和他们喜欢太空的理由是一样的:喜欢在太空中失重的感觉,喜欢从太空俯视地球。”这次他用英语回答:“这是一种很棒的经验,而且我真的很期盼。我不是宇航员,但是另一方面,宇宙不仅仅是只适合他们。当然,这不是仅仅是开张支票这样简单的事,它是一个挑战性的过程。不仅是对身体、情绪、智力的挑战,而且是一种很精彩的经验。”

  令人羡慕的生活

  在外界看来,奥尔森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高科技上的生意不断获得成功,探索宇宙这一副业也搞得有声有色,还有食人羡慕的健美的外表。的确,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可以和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相媲美,许多次他都对人们说,他等等着有一天人们这样说:伊斯特伍德看起来像奥尔森。

  但他经过了太多的成长的烦恼:他出生在布鲁克林,父亲是电工,母亲是名教师。奥尔森10几岁时来到新泽西州,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陷入了困境。20世纪50年代,他曾因偷窃毂盖被逮捕。但是,进入大学后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他成为一名优秀学生,获得物理学和材料学学位。

  奥尔森说,他对数学和自然科学产生浓厚兴趣,归功于早年美苏的太空竞赛。从1957年的人造地球卫星发射升空到1969年尼尔·阿姆斯特朗首次登陆月球,都对他产生了深刻印象。他说:“我从来不敢设想有一天能和他们一样实现伟大的理想,但是,这恰恰是以后我制定太空计划的种子。”

  奥尔森在美国无线电公司充分发挥了他的科学才能,发明了纤维光学新技术,尤其是光探测器和发射器,更是他的长项。他发明的这些装置可以用于聚焦视觉传播的信号,或者用红外线观察人的肉眼无法看见的事物。1984年,奥尔森离开美国无线电公司,并利用这项技术创建了自己的公司,取名艾皮塔克斯(Epitaxx),但在1990年以1200万美元的价格将公司卖给了一名日本人。

  奥尔森用这笔钱又创建了一家新公司“传感无限”,它主要出售红外图像仪。2000年,他又将公司以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随后,高科技市场进入低潮,奥尔森和他的管理人员又于2002年将这家公司以600万美元买了回来。现在奥尔森是传感无限公司的董事长,但是,他说他在公司里并没有做太多的管理工作。

  今年9月,美国航空航天与国防承包商古德里奇公司宣布,它再次收购了传感无限公司,费用为6000万美元现金。对于他的低买高卖策略,奥尔森解释说:“你创办公司,然后卖掉它,赚了不少钱。但是,人们是否知道我付出了多大的汗水,遇到多少挫折,才取得今天的成功。这个过程和太空游一样曲折。”

  太空梦的起起伏伏

  奥尔森在童年时代就对宇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对宇宙再度爱得不能自已是在2003年。当时,他通过阅读资料知道了拿出几百万美元就可以太空旅行。加利福尼亚州投资商丹尼斯·蒂托和南非企业家马克·苏特尔沃斯先后实现了太空旅游梦。

  很快,他和弗吉尼亚州的“太空冒险”公司取得联系。他去了一趟俄罗斯,主要是查看明星城宇航员训练基地的的住宿条件。随后,奥尔森在一份2000万美元的合同上签了字,并于2004年6月开始了训练计划,希望在当年就实现自己的太空梦想。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训练一波三折,从开始训练到实现太空梦竟然用了近两年时间,这主要是因为俄罗斯医生对他的身体状况有些担心。

  在医生面前,奥尔森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让检测结果决定自己的命运。医生说:“检查出一些问题。”他则强调说,这些问题并不会威胁到生命安全。事实上,他说他的美国医生对他说,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奥尔森说:“3个月后我回了家。训练计划从此取消。”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